云南为生病的人放生怎么回向,云南放生地点大全查询,云南正一道教放生咒

发布时间:2024-06-21   来源:未知    
字号:
云南为生病的人放生怎么回向,云南放生地点大全查询,云南正一道教放生咒


【云南为生病的人放生怎么回向】「正一道教放生咒」「云南放生地点大全查询」「儿子生日放生祝福语怎么说呢」,云南为生病的人放生怎么回向

民间故事:木匠盖房,宅基下挖出大蛇放生,他一时心善却救了自己_柳员外_房梁_乞丐_柳家

明朝时期,真定府平山县地处云南东麓、滹沱河上游。在县城南边有一个叫温塘的小镇,在明代以前,又称里社。

家里养的猫放生会怎样

镇上西郊大陈庄,住着一位年近五旬的老汉,名叫贺延庆,是镇上有名的木匠。可是他命不好,妻子难产去世,留下一个儿子和他相依为命。

贺家在大陈庄是有头有脸的人家,据说祖上曾中过举人,还在宫城里头干过活。贺家木工的手艺,在整个温塘镇也是出了名的,来找贺延庆干活的,经常从村头排到了村尾。
贺延庆给儿子取名贺澜,大波大浪为澜,用作人名意指能力出众、胸怀广阔、资源众多、影响力深远之义。
古人说
:“观水有术,必观其澜。”
贺延庆希望儿子长大以后,字如其人,具有水的柔和善美,同时也具有海浪般波澜壮阔的汹涌气势。
贺澜从小失去了母亲,又被父亲逼着熟读诗书,小时候是吃了很多苦。他虽然勤奋读书,十二岁就中了秀才,但是他的志向却是继承父志,做一个人人敬重的木匠。
贺延庆知道儿子的志向后,也没有强加干涉,毕竟仕途不好走,学个木工手艺,将来也有一技傍身,不至于饿死。
贺澜的长相随母亲白白净净的,再加上他才艺双全,所以像他这样杰出的青年才俊,自然被不少待嫁闺中的姑娘惦记,上至富家小姐,下至村中妇人,都想将给他为妻。
当时城中有不少大家闺秀相中了贺澜,纷纷前往贺家提亲,只是他们都有一个条件,就是希望贺澜能做上门女婿。
这个条件对贺家来说实在苛刻,毕竟贺澜是贺家独苗,贺延庆又怎么肯答应呢?
虽说背靠大树好乘凉,贺延庆也希望给儿子找个靠山,将来儿子进入仕途后,免不了四处都有花钱的地方。
但是古人有句话说得好,
“娶妻要娶贤,嫁夫要嫁德。”
只有娶个贤惠的妻子,才能过好日子。

这一天,贺延庆出去干活了,只有贺澜留在家中读书。他读书正入迷时,突然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吵到,于是问道:“家父不在,还是改日再来吧。”
贺澜以为又是来找父亲干活的,果断就拒绝了。只是等他刚拿起书本来,外面的人却喊道:“贺秀才,你父亲出大事了……”
贺澜听到这句话,手中的书“啪”的一声掉落在地上,他急忙跑去打开门,只见外面站着一个陌生的男子,上气不接下气地喘着气。
“你刚说什么,我父亲他怎么了?”贺澜问道。
“你父亲在柳员外家里干活,突然从房梁上摔下来,现在只剩下最后一口气,就等着你赶过去呢!”男子说道。
贺澜听完傻眼了,父亲早上出门还好好的,怎么现在就要撒手人寰呢?他不敢相信这是真的,于是抓着对方的胳膊问道:“柳府在哪里,快带我过去。”
原来报信的男子叫柳三,是镇上柳府的管家。前不久,柳府建新宅,请贺延庆过去干活。
本来房子要建好了,就在架房梁的时候,突然出了这种事。贺延庆从几米高的屋顶上摔下来,现在吊着最后一口气,想要在临终前见上儿子一面。
贺澜跟着柳三来到柳府,只见新建的房子那里已经围了不少人。他赶紧跑过去,看到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父亲后,他哭喊道:“爹,你怎么了?”
贺延庆听到儿子的声音,慢慢的睁开眼睛,艰难的抬起手想示意什么,可手抬到半空,又无力的垂下去。
贺澜一把抱住父亲说道:“爹,我来了,你怎么弄成这副样子。”
“书……枕头……”贺延庆话没说完,便断了气。

贺澜将父亲背回去安葬后,一个人回到家里,他筋疲力尽地躺在父亲生前睡过的床上,突然想起父亲说过的话。
于是他打开枕头,从里面掏出一本泛黄的古书,上面写着鲁班经三个大字。
“这应该是父亲留给我的。”贺澜打开经书一看,顿时就被里面的内容吸引住了。
原来鲁班经的上册记载的是木工技术,下册是周易道术,里面的内容是鲁班穷极一生的心血。
贺澜顿时明白,父亲是希望自己好好学习这本书上的本事,将来做一个好木匠。
以前父亲在世的时候,他不用担心生活的问题,一心只读圣贤书,如今却不行了,倘若再不出去干活,恐怕就得饿死了。
一天早上,贺澜刚起床,打开门就看见柳三站在门口。他好奇地问道:“柳管家,你来做什么?”
柳三说道:“贺师傅,柳府的房子还等着您去盖呢。”
贺澜眉头一皱,父亲因为建房子一事,连小命都丢了,如今对方还要让他去建房子,这不存心与贺家过不去吗?
柳三拿出一张纸,继续说道:“你父亲与我家老爷签了契约,若是不按约定时间完工,你就等着赔钱吧。”
贺澜一看,父亲生前的确白纸黑字与对方签了劳工契约,如今父亲不在了,他这个做儿子的,也只能顶上。
贺澜没有办法,只好跟着对方再次来到柳府,了解了一下施工进度后,便开始干了起来。

晌午吃饭时,一个乞丐走过来讨食,柳三一脸嫌弃的将对方赶走。
贺澜见乞丐可怜,便将自己的伙食分出一半,递过去说道:“兄弟,你吃我这个吧。”
乞丐接过贺澜递来的一个馒头,狼吞虎咽地吃了下去,然后又盯着对方手里剩下的一个馒头咽了咽口水。
贺澜看出来对方应该是饿坏了,于是又将自己剩下的一个馒头递过去道:“这个也给你吃吧。”
乞丐也没客气,接过馒头三两口就吃了下去,等吃完后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。
贺澜的行为引得众人嘲笑,那乞丐实在贪得无厌,给了一个馒头还不识好歹,如今倒好,自己干活都要饿着肚子。
贺澜听了那些奚落,只是笑了笑,他自己饿一顿没多大事情,可乞丐已经很久没吃饭,若是再没吃的,可能就会饿死。
这时,乞丐走到贺澜面前,低声说道:“这房子不能再建了,宅基下有大蛇,房梁架上去就会断的。”
众人听到乞丐这番话,噗嗤一笑,认为乞丐是故弄玄虚。这时,柳三走过来,差人将乞丐赶走了。
晚上收工后,贺澜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,白天乞丐的那番话他其实都听了进去。
他想起父亲此前就是架房梁从屋顶摔下来,以父亲稳重的手艺,又如何会这般大意呢?

他起身看着周围的工匠都睡着了,于是来到窗户边,借着月光从怀里掏出鲁班经看了起来。
原来蛇本属土,而蛇入宅是大吉之象,说明柳府的宅基地是块风水宝地。只是他有些纳闷,以父亲的水平,不可能没看出这是块风水宝地,那么又为何从屋顶摔下来呢?
第二天,他找到柳三问道:“柳管家,能否帮我向柳老爷引荐一下?”
柳三皱着眉头问道:“你找老爷所为何事?”
贺澜回道:“老话说:上梁不正下梁歪,中梁不正倒下来。马上就要架房梁了,这架房梁可有讲究,不但要选个吉利的日子,上梁之前,房主要进行祭祀……”
贺澜一番话,说得柳三有些糊涂,于是道:“行了,我帮你引荐老爷。”
见到柳员外后,贺澜又将上梁之事说了一遍。只是对方听完,却皱起眉头说道:“你此番话和你父亲所言如出一辙,却不想你父亲他……”
贺澜这才知道,父亲生前也提过房梁一事,看来这件事背后十分有蹊跷。
柳员外继续说道:“当初你父亲说这是块风水宝地,可如今房子没建好,已经出了人命,你要我如何再取信于你?”
贺澜想了想说道:“老爷若是不信,可以挖开宅基,一看便知。”
“哦?这宅基地下面有什么?”柳员外好奇地问道。
“地下有屋脊蛇,又叫做地龙,得把它放生了,才能架房梁。”贺澜说道。
“倘若没有呢?”柳员外看着对方问道。
“若是没有,我任凭老爷处置。”贺澜自信满满地说道。其实他有这般底气,并非是胡乱猜测,而是昨天夜里,他已经勘察过了。

他发现在房子周围很多地方,都长了一种野草,这种野草就是“鳞花草”。
说起这种野草,奇怪的是大多数野草才刚刚开始发芽生长,鳞花草就已经开花了。更为特别的是,一般的野草都是先开花后结果,而鳞花草则是先长出一个长长的带刺的穗状花序来,然后才会开花。
据说因为其穗状花序带刺还带有绒毛,呈长球形,形似一条小蛇,看起来就像是给蛇穿上了毛衣,因此这种野草又叫“蛇毛衣”。
据中华本草记载,鳞花草喜欢生长于路旁、阴湿地,周围经常有蛇虫出没。
建房是一件大事,柳员外见贺澜信誓旦旦地保证着,心里宁可信其有,不可信其无,于是答应下来。
其他工匠听闻后,都认为贺澜是故弄玄虚,挖地基这件事遭到多人反对,尤其管家柳三,在中间几次劝阻。
柳员外见大家劝阻险些放弃,这时贺澜站出来说道:“柳老爷,我父亲因为此事丧命,倘若您执意如此,我便要搭上这条性命。”
柳员外一听此话,有些于心不忍,若是柳家父子所言非虚,那么他的一意孤行恐怕真的害了对方性命。
想到这里,柳员外一声令下,众人开始在贺澜所指的宅基下挖了起来。
等挖了一米深后,并没有任何异常,旁边不停有人奚落道:“我看贺家父子就是故弄玄虚,好好的一块地方挖成这样,以后还怎么住人?”
柳员外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,他知道贺家祖先曾在宫里干过活,远见卓识非常人能比,可是如今看来,只是被人捧得太高而已。
“都停下来吧,挑个良辰吉日,直接架房梁。”柳老爷吩咐道。
贺澜见众人停下来后,着急说道:“老爷,再挖挖吧,这地龙不放生,房梁不能架啊!”
可那些工匠哪里肯听他的,纷纷扔掉手中的锄头。贺澜没有办法,只好捡起锄头卖力的挖起来。
柳员外看对方这副模样,摇了摇头就要离开,耳边却听到贺澜惊呼道:“你们快看,它出来了。”
众人循声看过去,只见刚刚所挖的宅基下,果然有一块黑色鳞片露出表面。
柳老爷见状,大声喊道:“快,大家继续挖!”

这一下,众人不敢懈怠,都卖力的挖起来。不一会儿,那天地龙的身体便整个露了出来。
“都是这条大蛇害得房子盖不好,大家赶紧打死它。”柳三在一旁喊了一声。
众人听了此言,觉得柳管家说的有道理,于是纷纷举起铁锹和锄头就要打下去。
“住手,宅基下出现的“屋脊蛇”,这是家中已经去世的亲人放心不下后辈,所以变成蛇回来守护家的。我们不能打死它,只要将它放生,这房梁就可以继续架了。”贺澜赶紧说道。
柳员外听完此言,对贺澜的话是深信不疑,于是令人将大蛇抬起,送到后山放生了。
这件事情得到验证后,柳员外对贺澜刮目相看。他想到此前对方的父亲也曾劝过自己,只是他一意孤行,最后却害了贺延庆的性命。
柳员外可能是出于愧疚,他在酒席上竟然当众许诺要将自己的女儿嫁给贺澜。
贺澜闻听此言,刚要起身拒绝,只见一个女子走到柳员外身边喊道:“爹爹,你答应过我,女儿的终身大事可以自己做主的。”
“哈哈哈,爹爹是说过,不过爹爹为你挑的人,可不会差的。”柳员外大笑道。
“一个木匠,能对上我出的题吗?”柳小姐鼓起腮帮说道。
“贺师傅,这就是小女香莲,被我宠坏了,说话千万别介意。”柳员外说道。
“小生见过柳小姐,不知柳小姐所出何题,小生想讨教一番。”贺澜轻笑一声道。
“你?”柳香莲瞪大了眼睛,她没想到一个木匠也敢大言不惭的想要讨教她的才学。
“香莲,你便试一下,说不好输得是你呢。”柳员外意味深长的笑了笑。

柳香莲抬起头看着对面的贺澜,趾高气扬的说道:“你听好了,上联是:三千珠履光门户。”
贺澜略一思索,脱口而出道:“一对青年结风俦。”
柳香莲见对方这么快就工整的对出来,有些不服气道:“再来,女儿出阁红颜少柳风吹度十里亭。”
贺澜看着对方,笑着对道:“孝悌忠义莫轻忘老少惹人多怜爱。”
“哈哈哈……对的好,想不到贺师傅不仅手艺好,才学更是令人惊叹。”柳员外在一旁夸赞道。
柳香莲见自己没有难倒对方,气的脸红道:“我出一首诗,你可敢对下去。”
“还请柳小姐不吝赐教。”贺澜淡淡一笑说道。

柳香莲眼珠子一转,想起前不久做出的一首诗,随即吟诵道:
当年桃花开,使至逢君来。君饥欲求茶,妾窥户中帘。白面素衣襟,书生卷气浓。彬彬礼至上,怯怯不容欺。茶饱欲出门,妾急心中挠。愿得君心切,疾走庭又止。自古女儿矜,娇娇拒又迎。今我如这般,岂有闺秀姿。君既出前庭,怎顾怜女态。拦君于中路,速送桃花枝。云南路广远,君只寻我家。有缘千里见,无缘路难逢。今送桃花枝,以表妾心志。他日登高处,勿忘此桃枝。
众人听完这首诗,心里都明白柳香莲这是故意刁难,毕竟这样一首诗,如何能短时间工整对出来呢?
柳员外也觉得女儿有些过分了,这是故意让对方出糗,拿以前作的诗来刁难对方。
就在柳员外准备开口化解这场尴尬时,却见贺澜起身,双手负在背后,边走边吟诵道:
云南飞晴雪,簌簌便成霜。不知清风里,何处栖暖阳。瘦马踏金烟,远望十二乡。黄卷积尘处,军书征北羌。孤村矮墙里,桃面小娇娘。但以讨水故,私得近绣房。粉颊映红窗,肌若叶上桑。葡目转流波,款款至中堂。愿询婚配否,意恐许玉郎。前程犹未知,立家先安邦。意定驱身起,柳腰拦中央。夭夭桃枝曳,斜插伴胸囊。缓驰出街巷,细种不风塘。他日桃枝长,归看桃花香。
贺澜这首诗对出来,众人齐声叫绝,只见对面的柳香莲羞得满脸通红,赶紧掩面跑开。
柳员外大笑道:“让各位见笑了,贺师傅果真多才多艺,真是让老夫大开眼界。”

贺澜赶紧谦虚说道:“柳老爷,在下刚刚献丑了,我无意与柳小姐一争高下,只是小姐所作之诗太美了,我这才忍不住……”
“无妨,小女一向自视清高,心中却是欣赏有才华的人,这场婚事我做主了。”柳员外说道。
紧接着,几个人又商量了一下架房梁的良辰吉日。到了晚上,柳员外特意给贺澜准备了一间客房,俨然已经将对方当做了自己未来女婿。
贺澜睡到半夜时,一阵尿急,匆匆忙忙起身跑到外面找茅厕。刚解手完,准备回去接着睡觉时,看到两个人鬼鬼祟祟的跑过去。
“咦?那不是柳管家和陈木匠吗?”贺澜心里嘀咕了一声,随即跟了上去。
“柳管家,这样做会不会太绝了,那贺家可就这一个独苗。”陈木匠小声问道。
“哼,我本想饶他一命,可他竟不知好歹,一个穷木匠还想娶小姐,真是不自量力。”柳三冷哼道。
“柳管家,还是像上次一样,锯断房梁木头吗?”陈木匠四下看了看,低声询问着。
“没错,做的干净点。”柳三说道。
“那这银子……”陈木匠看着对方说道。
“给,老规矩,这是一半,事成以后再给另一半,若是被抓住乱说话,你知道我的手段,我让你全家不得云南。”柳三说完扔了一袋银子,言语威胁道。
“放心,我锯断以后,再用猪皮胶液粘连起来,他们绝对发现不了。”陈木匠得意的说道。
贺澜听完两人的对话,心中顿时怒不可遏,刚想出去找他们算账,却被一人拉住,他回头一看,正是柳香莲。
“你……”贺澜想问对方怎么在这里,却马上被捂住了嘴巴。
“谁?”柳三听到声音开口喊了一声。
“喵……”柳香莲装作猫叫,赶紧拉着贺澜离开了。

两人一路跑到一间房里,关上门后才喘着粗气。贺澜四下一瞧,好像这里是柳小姐的闺房,想到深更半夜,两人共处一室,气氛顿时有些尴尬。
柳香莲也突然意识到现在是晚上,脸色不由得滚烫起来,娇嗔道:“你想什么呢,我刚刚是为了救你。”
“你夜里不睡觉,怎么出现在那里?”贺澜问道。
“我,我……这是我家,我想在哪里就在哪里,我还问你呢,大晚上不睡觉,鬼鬼祟祟的听墙根,你想干什么?”
柳香莲因为白天的事情夜里睡不着,晚上想溜出去看看,结果在路上就撞见了对方。不过这种话,她怎么也不会说出来,毕竟是一个姑娘家,让人知道实在有些害臊。
“我起夜时,听见柳管家和陈木匠密谋,原来我父亲他……”贺澜刚要说出口,赶紧捂住对方的嘴巴。
这时,外面传来柳三的声音问道:“小姐,这大晚上,你和谁在说话呢?”
“我,我在吟诗作对,你大晚上跑我这里来做什么,我明天就告诉爹爹。”柳香莲有些气愤道。
“小姐误会了,我在府里巡夜,刚刚见一只猫溜到后院,担心小姐安全,才来问一声,既然小姐无恙,我这就离开。”柳三说道。
房间里,柳香莲示意贺澜不要出声,外面那老狐狸一定没有离开,估计正在门外偷听呢!
其实柳香莲猜的没错,柳三的确怀疑房间里有人,嘴上说离开,却是在门外站了一炷香的时间才悻悻离去。

过了几日,到了挑定的良辰吉日,工匠们抬来房梁,等到午时一到,就可以正式上梁了。不过在上梁之前,房主要进行祭祀。
等祭祀完,工匠们准备上梁,陈木匠带头提议这种活还是交给技艺高深的贺澜,大家纷纷响应,毕竟上梁是种危险的活计,谁也不愿担这个风险。
“没问题,我来就我来。”贺澜轻笑道,满脸不在乎。
他扛起一根房梁,架到屋顶两边,等到房梁越架越多,他只能踩在房梁上才能够得着。
不听这个时候,贺澜却突然停住了,他笑着对陈木匠说道:“陈师傅,来搭把手吧。”
贺澜示意陈木匠站在房梁上帮自己搭把手,可陈木匠哪里肯愿意。这时,柳香莲出来说话道:“陈师傅,我爹请你们来,难道这些活都给贺师傅一人干吗?既然如此,我跟爹爹说,工钱都给贺师傅算了。”
其他人听到这句话一阵脸红,纷纷跑过去帮忙。不过贺澜却在这个时候说道:“各位师傅等等,让陈师傅搭把手,现在屋顶可不能上太多人。”
陈木匠知道房梁有问题,自然不敢踏上去,只好不停给下面的柳三使眼色。
“贺师傅,你手艺好,还是你站房梁上吧,陈木匠胆小,你就别为难他了。”柳三帮腔说道。
“对对对,我胆小,贺师傅来吧。”陈木匠赶紧附和道。

这时,柳员外带着一帮官差赶到这里,他冲屋顶上的陈木匠笑道:“陈木匠,贺澜可是我柳家未来女婿,这种活怎么让他来干,我花钱请你来干,你怎么能偷懒?”
陈木匠低头一看那些官差,又看了看那些有问题的房梁,吓得腿软道:“官爷,我错了,都是柳管家指使我做的。”
“陈木匠,你休要血口喷人,我什么时候让你锯断房梁的……”柳三话刚说一半,心里就后悔了,因为他刚刚那句话已经是不打自招,毕竟陈木匠都没提锯断房梁一事。
“带走!”捕头一声令下,官差马上将柳三和陈木匠抓了起来。
二人被带到公堂以后,开始互相攀咬,推卸着自己的责任,不过在铁证如山的事实面前,两人想抵赖却也不成了。
原来柳三一直觊觎柳家家产,他在柳家鞍前马后的伺候着,心里想着有一天能娶到柳香莲。
柳员外确实也想过把女儿嫁给柳三,只是柳三不学无术,总耍些小聪明,柳香莲始终看不上对方,这件事也就被一推再推。
后来柳家建新宅,请到了镇上最有名的木匠贺延庆。柳员外与贺延庆一见如故,得知对方有一个儿子才华出众,两人便想撮合这门亲事。
他们的谈话刚巧被门外的柳三听见,于是柳三买通陈木匠,两人暗中在房梁上动手,然后害死贺延庆。
柳员外一直觉得这件事有蹊跷,可是又没有证据,于是他让柳三请来贺澜继续建房子。
柳员外与贺澜私下商量,两人故意引蛇出洞,没想到柳三看到白天发生的一幕,得知柳员外要把女儿许配给贺澜,他果然忍不住要出手了。

就在贺澜将计就计,按照良辰吉日准备上梁时,柳员外则去县衙报了官,等到官差赶到,两人的丑恶本相一下就暴露无遗。
最后两人如实供述了谋害贺延庆的事实,因为杀人害命是死罪,所以两人都被官府下令斩首。
柳家这边,上梁一事如期举行,贺澜早就让柳员外提前准备了一批香椿木,而香椿木本身有香味,这种香味可以驱赶蛀虫,不用担心它被虫蛀,此外,香椿木还具有很好的防潮效果,用做房梁也不用担心它会腐烂断裂。
上梁时,柳香莲诗兴大发,在一根房梁上写道:“青龙扶玉柱。”
贺澜见状,提笔在另一边写道:“白虎架金梁。”
“哈哈哈……我来提个横批。”柳员外大笑一声,提笔写道:“上梁大吉”。
紧接着,柳家在正门前设立香案,摆上果品,一家人毕恭毕敬地燃香,叩拜,燃放鞭炮。
没多久,新房建成后,柳员外亲自为两个年轻人挑选了良辰吉日,并且将新宅子作为二人的府邸,大门上高悬着“贺府”二字。
成亲这一天,贺府宾客满堂,前来祝福的人中,除了大陈庄的父老乡亲,还有一个特殊的客人,他被贺澜邀请到府中上座,众人瞪大眼睛一瞧,赫然就是当初那个讨吃食的乞丐。

以上是云南放生相关内容,想了解更多云南为生病的人放生怎么回向,正一道教放生咒,云南放生地点大全查询,儿子生日放生祝福语怎么说呢内容,请关注本站。


参考资料
放生果报
放生时间
放生回向
放生心得